歡迎訪問中國銀行業協會!

研究與培訓

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自相矛盾、不符事實

編輯: 發布時間:2019-08-09 作者:中國銀行業協會研究部 來源: 瀏覽:13373次 字號: [ 大 ] [ 中 ] [ 小 ]

當地時間8月5日,在總統特朗普的支持下,美國財政部一反自定標準和長期慣例,突然決定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引發國內外廣泛關注。但在對美國決策的依據、過程、慣例和中國外匯市場實際情況進行深入研究后發現,這一認定完全自相矛盾、任性隨意,也與各種事實完全不符。

一、美國的認定違反自定標準和慣例

美國財政部指出,其認定他國為匯率操縱國的法律依據為1988年《貿易與競爭法》和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為使兩法可執行,美國財政部進行了細化。對前者的細化包括貿易赤字、經常項目赤字、外匯干預、貨幣發展、匯率實踐、儲備覆蓋、資本管制、貨幣政策等。對后者的細化包含三條標準,首先是對美國存在較大的貿易順差,達到每年200億美元以上;其次是較大的經常賬戶盈余,占被評估國GDP比重超過2%;最后是持續單向干預外匯市場,即12個月中有6個月或以上處于外匯凈買入,且在12個月內凈購買量超過被評估國GDP的2%。如果被評估國符合以上三條標準,美國財政部就可認定該國為“匯率操縱國”;如果符合兩條標準則可被列為觀察國。

美國的上述法律應否適用他國、上述標準是否符合國際慣例、是否客觀公正合理,這里暫且不論。即使按照上述法律和標準,美國的此次認定也是自相矛盾、任性隨意的。

(一)美國的認定前后矛盾、任性隨意。如前所述,美國認定匯率操縱國的依據是其兩部國內法,并據此每半年對主要貿易伙伴進行評估、列示匯率操縱國并向國會報告。美國財政部在2017年以來的5次評估中均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在今年5月28日的最新評估中,美國財政部認為“經過對所有潛在的不公平貨幣實踐進行認真嚴肅評估后…中國2016年以來至今,在美國確定的匯率操縱國三條標準中,僅符合貿易順差較大這一條”,并認為“中國在過去數月中對外匯市場的直接干預是有限的,(雖然中國僅符合較大的貿易順差這一條標準,沒有達到被列為觀察國所需的兩條標準門檻,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較大、占美國貿易赤字的比例較大)因此中國屬于觀察名單”,還認為“沒有任何一國違反(兩部法律中的)任何一部法律”。然而僅僅2個月之后,在中方外匯市場并未發生根本性變化的情況下,美國財政部卻打破每半年報告一次的慣例,在非報告時間,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實在自相矛盾。而且,其在認定的新聞稿中援引中國貨幣當局當日有關“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并將繼續創新和豐富調控工具箱,針對外匯市場可能出現的正反饋行為,要采取必要的、有針對性的措施”的答記者問,并將“調控”刻意地改譯為“控制”,以此作為其所認為的中國貨幣當局公開承認操縱匯率的理由,實在強詞奪理。最后,眾所周知,無論是理論上還是實踐中,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當局都不會也不可能對外匯市場放任自流,而且中國貨幣當局的上述說法并非當日才有,美國財政部卻選擇性地在此時專門引述并作為理由,實在任性無理。

(二)美國的認定毫無根據。中國雖然對美國存在4190億美元的貨物貿易順差,但中國經常賬戶順差為491億美元,僅占GDP的0.4%;過去12個月中,中國雖符合6個月中處于外匯凈買入,但12個月累計處于外匯凈賣出,金額為320億美元,占GDP的0.2%。此外,從外匯占款來看,2019年1-6月,新增外匯占款單月基本維持在0附近波動。因此,中國僅符合美國自定三條標準中的一條,不僅不符合觀察國標準,更不符合匯率操縱國的標準。美國違反自身設定標準,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不僅是無稽之談,而且無法不讓人懷疑其是出于政治和貿易談判目的,企圖對中國進行極限施壓。

(三)美國的認定展現了其一貫奉行的雙重標準。在5月的評估報告中,除中國外,一同被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日本、韓國、德國、愛爾蘭、意大利、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等8個國家均達到美國自定標準的兩條,達標條數多于中國。而美國此時卻無視中國尚有兩條均未達標的事實,單獨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二、美國的認定與國際金融組織的評估大相徑庭

(一)IMF認為人民幣的表現與中期基本面相一致,并未違反有關匯率操縱的規定。作為國際經濟金融秩序最重要支柱之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避免操縱匯率或國際貨幣體系制定了四項原則:第一項是不能借助操縱匯率不公平地取得優于其他成員國的競爭地位;第二項是為消除外匯市場的紊亂情勢對成員國貨幣匯率的短期干擾,相關成員國必要時應對外匯市場進行干預;第三項,此項干預應當充分考慮到其他成員國,包括所涉及外匯發行國的利益;第四項是成員國在制定本國匯率政策時,要確保不致引發外部社會的不穩定。中國沒有違反其中任何一項原則。今年6月,IMF駐華首席代表席睿德稱:“IMF認為,人民幣的表現與中期基本面相一致,目前也是如此,這表示人民幣不被高估也不被低估。”IMF在最新一期《外部風險報告》以及此前多個場合和報告中均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二)國際清算銀行認為人民幣較為強勢。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的數據,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

三、美國的認定與人民幣匯率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符

(一)人民幣匯率堅持市場化定價機制和雙向波動。隨著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持續深化,人民幣匯率雙向動態波動特征明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年基本在6-7的區間內呈波浪運行而不是單邊趨勢性貶值或者升值,市場供求變化對匯率走勢的影響力和決定性作用持續增強,日間走勢時常在數百點間寬幅震蕩,人民幣匯率彈性逐步增強,匯率政策透明化程度得到有效提高。從歷史角度看,人民幣總體是升值的。經貿摩擦影響國際貿易,國際貿易又影響貨幣匯率,這種匯率波動是由市場力量推動和決定的,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隨意“操縱”。

(二)中國經濟基本面仍是人民幣匯率變動的主因,貿易摩擦等因素對短期人民幣匯率產生了一定的擾動。

一是中國經濟基本面仍是影響匯率的主要因素。從宏觀經濟來看,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起初市場對于國內經濟的預期較為悲觀,加大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之后,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中國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不斷增強,經濟企穩現象日漸明顯。同時,市場對經濟新常態也有了充分的預期,保證了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下浮動。

二是中美貿易摩擦反復加大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回顧近段時間人民幣匯率走勢情況,中美貿易摩擦的反復加劇了人民幣匯率的下跌,尤其幾次跌破關鍵點基本上都與貿易摩擦有關。如2018年7月18日,特朗普放出消息,準備針對5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征收關稅,消息發布后,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快速走低,半個小時內跌約300點,最低報6.8244。由此可見,市場避險情緒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人民幣匯率的貶值。

(三)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從來不搞競爭性貶值。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恪守歷次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關于匯率問題的承諾精神,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于競爭性目的,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一直以來,中國致力于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這個努力有目共睹。無論是在亞洲金融危機還是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中國始終堅持做好自己的事,努力保持匯率穩定,為全球經濟企穩復蘇以及國際金融秩序的穩定做出重要貢獻,并沒有也不必要進行競爭性貶值。即便是2018年以來,美國不斷升級貿易爭端,中國始終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中國沒有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相反,美國總統特朗普頻繁施壓美聯儲,破壞其貨幣政策獨立性,反復強調弱勢美元的政策,這是不是匯率操縱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斷。

四、美國的認定完全無視人民幣匯率破7是經貿摩擦加劇背景下市場避險情緒的自發行為

美國的認定緊跟人民幣匯率破7,貌似理由充足。但是,此次人民幣匯率破7,是全球經濟形勢的變化和經貿摩擦加劇所引發的市場波動,這是市場的力量推動和決定的,跟所謂的匯率操縱毫無關系。一是特朗普宣稱將于9月1日起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而中國表明了反擊的堅決態度,市場對貿易談判不確定性預期加大;二是美聯儲降息力度和鮑威爾的表述均低于市場的預期,帶動美元指數轉強,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三是貿易摩擦升級后避險情緒升溫,資本外流較多導致匯率短期超調。比如陸股通項下跨境資本自7月31日以來連續6個交易日凈流出,累計流出資金達189.5億元。

綜上所述,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自相矛盾,不符事實。展望未來,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經濟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增長韌性較強,宏觀杠桿率保持基本穩定,財政狀況穩健,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宏觀政策穩健,這些都為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提供了根本支撐。


資格考試和繼續教育
中國銀行業雜志
反长龙技巧